<em id="7jtf9"></em><progress id="7jtf9"><meter id="7jtf9"><menuitem id="7jtf9"></menuitem></meter></progress><big id="7jtf9"></big><progress id="7jtf9"></progress><big id="7jtf9"></big><progress id="7jtf9"><menuitem id="7jtf9"><ins id="7jtf9"></ins></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id="7jtf9"></progress><big id="7jtf9"></big><progress id="7jtf9"></progress> <big id="7jtf9"></big><progress id="7jtf9"></progress><big id="7jtf9"></big> <big id="7jtf9"><meter id="7jtf9"></meter></big><progress id="7jtf9"></progress><progress id="7jtf9"></progress><progress id="7jtf9"><menuitem id="7jtf9"><mark id="7jtf9"></mark></menuitem></progress>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0816-2316317 15386631019

醫保控費再升級:綿陽健康管理師營養師培訓學校《轉》

 

醫保控費再升級:從用藥品種到績效考核

 

 

2020年07月08日08:47 來源:經濟參考報

  近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公開《關于2018年度全國三級公立醫院績效考核國家監測分析有關情況的通報》顯示,2018年,對我國2398家三級公立醫院相關績效測算得知,時間消耗指數逐年降低,臨床用藥更趨合理,醫藥費用增幅趨于平穩。

  《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隨著我國醫藥系統標準化、信息化編碼的建立,我國公立醫院考核愈加精準。再加上醫藥目錄動態調整,我國醫保考核的不斷趨嚴,“萬金油”等“神藥”將明顯受限。

  首次發布績效考核成績單

  通報顯示,經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審核確認,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2398家三級公立醫院,其中,綜合醫院1289家,專科醫院576家,中醫醫院533家參加2018年度績效考核工作。

  具體來看,2018年,全國三級公立醫院總診療人次數13.6億,較2016年增長9.93%,出院人次數8047萬,較2016年增長13.8%,均高于在職職工數和床位數的增幅。平均住院日9.1天,較2016年下降0.4天,床位使用率99%,時間消耗指數逐年降低。

  醫藥費用增幅明顯趨穩。通報顯示,與2016年相比,2018年全國三級公立醫院門診次均費用同比增長9.36%,住院次均費用同比增長6.03%,增速放緩且低于同年GDP增幅,住院次均藥品費用同比下降15.25%,門診次均藥品費用下降3.38%。

  在此背景下,收支結構不斷優化。2018年全國三級公立醫院財政直接補助收入占總支出的比重為7.73%,較2016年和2017年分別提高0.24%和0.29%。其中,15個省份高于全國平均水平,17個省份低于全國平均水平。

  衛健委醫管醫政局相關人士表示,近年來,隨著醫改的逐步深入,我國醫院質控大幅度提高。但從目前來看,住院患者跨省異地就醫問題仍然存在,分析全國三級公立醫院2016年至2018年病案首頁數據,2018年全國三級公立醫院異地就醫患者數量高于2016年、2017年。流出患者數量最多的省份依次為安徽省、河北省、江蘇省、浙江省和河南省。流出患者占本省份住院患者比例最多的省份為西藏自治區、安徽省、內蒙古自治區、河北省和甘肅省。患者流出較多的省份,除長三角及鄰近省份由于經濟發達、交通便利等因素外,其他省份三級公立醫院整體偏弱,難以滿足當地人民群眾對高質量醫療服務的需求。

  此外,該人士同時坦言,醫院內部科學管理水平需要提升。盡管三級公立醫院總體經濟運行平穩,但仍有22.65%的三級公立醫院出現了收支結余為負數,落實公立醫院補償機制、加強公立醫院運營管理的任務仍然艱巨;約1/3的醫院資產負債率大于50%,化解公立醫院符合規定的長期債務的壓力仍然較大,“嚴禁公立醫院舉債建設”的規定落實不到位。

  另一方面,部分三級公立醫院管理水平不高,臨床合理用藥水平仍需提高。2018年,還有662家三級公立醫院以及西藏自治區、上海市、江蘇省、湖北省、安徽省、海南省、陜西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8個省份的三級公立醫院平均抗菌藥物使用強度(DDDs)高于40。

  “神藥”被限 醫保目錄動態調整加速

  值得一提的是,前述通報還指出,從用藥來看,臨床用藥更趨合理。2018年全國三級公立醫院抗菌藥物使用強度約為37.78DDDs,優于40DDDs的國家要求。點評處方占處方總數的比例、病房(區)醫囑單(處方)點評率、基本藥物采購品種數和占比逐年提升,門診患者基本藥物處方占比達到52.25%,住院患者基本藥物使用率達到95.38%,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中標藥品使用比例達到92.21%。

  過去我國療效不明確的“萬能神藥”大量被濫用,吞噬了大量醫保基金,隨著我國對醫保用藥的收緊,“神藥”不再是“香餑餑”。

  有業內人士表示,一些臨床價值不高、療效不確切,在國際上應用較少,在我國卻濫用明顯的“神藥”進得多、出得少,吞噬了大量醫保基金。例如各省自行增補的藥品高度分散,很多“神藥”或性價比不高的“地產”藥品進入了省級目錄。

  上述人士表示,僅2019年,我國在醫保目錄調整中首次大規模調出154種藥品,為醫保基金節省150多億元。“由于地區間不平衡,保障范圍存在差異,不同地區間實際報銷的藥品數量差別大,下一步將邀請地方加快制定省級增補品種的3年消化方案,將國家重點監控品種剔除出目錄,并確保完成第一年至少40%的消化目標。”

  的確,地方醫保目錄調整正在加速。7月1日,云南醫保局發布《云南省超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范圍藥品消化調整方案》的通知稱,為嚴格執行《2019版國家藥品目錄》,自2020年6月30日24時起,同步對《2019版國家藥品目錄》調出的藥品、超出國家醫保支付劑型的藥品、復合藥、國家明確不予支付的中藥飲片、國家重點監控藥品停止醫保報銷。

  云南消化增補藥品的原則是:優先消化非治療必需用藥;優先考慮參保人用藥量;充分照顧用藥習慣;支持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經確定,云南省超國家醫保目錄范圍藥品837個,其中西藥416個,中成藥421個。按照云南省消化藥品比例及進度,第一年,消化藥品335個,消化占比為40.023%,醫保報銷截至2020年6月30日24時;第二年消化藥品340個,消化占比為40.621%,醫保報銷截至2021年6月30日24時;第三年消化藥品162個,消化占比為19.355%,醫保報銷截至2022年6月30日24時。

  浙江醫保局日前發文宣布執行國家醫保目錄相關管理要求,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目錄藥品,將于6月30日全面清出。包括丹參川芎嗪、轉化糖電解質、骨肽氯化鈉、長春西汀葡萄糖,波及揚子江藥業、步長制藥、哈藥等知名藥企。

  6月23日,四川省醫保局發布公告稱,將在7月1日、8月1日以及2021年8月1日三個時間點調出142個品種。按照四川省醫保局的要求,藥品調出工作對于規范醫保目錄調整權責、逐步實現全國醫保用藥范圍統一。各地嚴格執行調出品種和時限,不得自行變更,確保落實。

  四川省要求,納入國家重點監控范圍的轉化糖電解質注射劑等6種藥品于2020年7月1日起調出,度米芬含片等92種藥品于2020年8月1日起調出,鋁鎂匹林片(Ⅱ)等44種藥品于2021年8月1日起調出。

  醫保控費進入深水區

  進行醫保支付方式改革,醫保部門將通過聚焦臨床需要、合理診療、適宜技術,完善醫保目錄、協議、結算管理,實施有效率的醫保支付,更好保障參保人員權益,增強醫保對醫藥服務領域的激勵約束作用。此外,完善總額預算管理和形成多元復合支付格局。在總額預算管理上,將探索建立地區預算總額點數法與機構總額預算控制相結合的制度,做好點數法與按病種、病組付費的銜接,逐步使用區域(或一定范圍內)醫保基金總額管理代替具體機構總額管理。

  此外,藥品目錄和耗材目錄的確定更將是重中之重。在重點監控、清理目錄等政策的倒逼下,“神藥”漸出歷史舞臺的同時,醫保資金另一“巨頭”——醫用耗材也將進一步完善目錄管理政策,建立完善高值醫用耗材、診療項目目錄,制定支付標準,引導價格合理回歸。

  近日,國家醫保局下發的《基本醫療保險醫用耗材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指出,未來將由國務院醫療保障行政部門組織專家,根據醫用耗材的功能作用、使用范圍,在“醫療保障醫用耗材分類”的基礎上,評審確定基本醫療保險予以支付的醫用耗材范圍,形成全國統一的《基本醫保醫用耗材目錄》。

  相關目錄將定期調整。未來將根據臨床需求、基本醫療保險保障能力、醫用耗材產業的發展情況,定期對《基本醫保醫用耗材目錄》進行評估和調整。對于符合直接調出條件的醫用耗材,原則上直接調出《基本醫保醫用耗材目錄》。

  而對于新上市的醫用耗材,暫行辦法規定,新上市的醫用耗材,首先按醫保醫用耗材編碼規則進行編碼。如該醫用耗材編碼與目錄內醫用耗材編碼一致,自動屬于醫保基金支付范圍,支付政策和規則與目錄內相同編碼的醫用耗材一致。如該醫用耗材編碼與目錄內醫用耗材編碼不一致,由國務院醫療保障行政部門適時組織專家評審后,確定是否納入《基本醫保醫用耗材目錄》。

  對此,前述業內人士表示,目前總的考慮是,科學評價、有進有出、 定期調整,同時利用談判、集采等方式引導藥品、耗材價格回歸合理。同時,按照待遇清單制度的要求,國家層面主要負責建立相關制度,完善政策和定期組織開展目錄調整。地方層面主要負責落實落地,包括確定目錄內藥品的報銷比例、督促定點醫療機構合理配備、規范使用藥品、耗材,加強診療項目的合理性等。

  “在支付標準方面,國家層面將重點研究醫保支付標準的制定調整規則,將醫保支付標準作為細化目錄管理的重要舉措。”該人士透露,新準入目錄的藥品及耗材將通過談判、集采等方式同步制定支付標準。原目錄內的藥品,由國家或各地在幾年內全面制定支付標準。(記者 梁倩)

 
(責編:許心怡、崔元苑)
 
 

TAG:
評論加載中...
內容:
評論者: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