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國學教育網! 登陸 | 免費注冊
   微信
?今日:2021年 01月 01日 星期五 農歷: 庚子年冬月十八
湯一介逝世三周年紀念:仁厚本色 坦蕩一生
發布日期:2017-09-11  點擊數:1272

2014年9月10號清早,從幾個朋友的微信中得知湯先生頭一天晚上平和仙逝。雖然早已知道湯老師身體不好,但仍不免感覺突然和意外,心情格外沉重。本想作些事排遣一下憂思,但湯老師的音容笑貌總是浮現在眼前,什么也作不下去,于是寫了個電郵給樂黛云老師,請她節哀保重。在微信群里有人提到湯先生時,我即刻回復:湯老師是我在海內外多年認識的學者中少有的最寬厚、最平和、最與人為善的學者。這是我腦子中突然冒出的對湯老師的評價,過了幾天,還覺得這些詞用得很恰當。當《明報月刊》約我寫稿紀念湯先生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湯一介

2013年,湯老師托干春松教授找我,我就給湯老師打電話,才知道他發起的《中國解釋學史》列入國家重大項目,想請我寫道家卷。我當時表示,手頭的欠賬還不少,自己做事慢,怕沒時間和精力。他說你雖然寫得慢,但寫得好,項目有四五年的時間,可以慢慢來。既然有四五年的時間,我就不好推辭,就答應了。

其實,我答應下來是因為我覺得自己也應該報答一下先生多年來的寬厚、信任和提攜之意。“寬厚”二字實有起因。他當年的第一本書《郭象與魏晉玄學》一出來就送了我一本。書中說“自性”是郭象思想的核心概念。這和我讀書印象不合。我翻查了郭象的著作,其中并沒有用到“自性”一詞。不久在教研室見面我就對他說:郭象沒有用過“自性”一詞。他問:你查過了?我回答查過了。他就沒有再說什么。現在想起來,我實在有些唐突。讓我意外的是他后來還推薦我在系里和國際學術組織里擔任職務,雖然我沒有再回北大而辜負了他的好意,我還是從心底里佩服他的胸襟寬厚。

多年以后,我再思考湯先生用“自性”一詞的事,想法有些不一樣。郭象雖然沒有用過“自性”一詞,但這不妨礙后來的學者用“自性”或其他新詞來概括郭象的思想,至于郭象本人是否這樣用,這樣用是否恰當、準確,還是可以討論的。此事常讓我想到自己年輕時的過分直率,但我也曾想到,或許是因為湯老師為人之一貫寬厚,才讓我能夠對他直言無忌?對其他老師我可能不會如此?無論怎樣,我都非常感謝湯老師的仁厚豁達,這種襟懷讓我永遠服膺欽佩。和同行朋友談起此事,大家都承認這就是湯老師一貫的為人風格。我后來知道,湯老師對很多人,包括當初對他不友好、甚至落井下石的人都是不計前嫌,豁達平和的。 

我始終拿不定主意的一件事是倒底稱湯老師還是稱湯先生。我的猶豫來自于北大的一個掌故,也是我自己特有的心結。原因起于我1978年考到北大讀研究生時,正是百廢待興之際。那時,只要提起馮友蘭、張岱年,無論當面或背后、正式或非正式,大家都毫無例外地稱先生,不稱老師,教授。盡管張先生是我碩士和博士的業師,我卻從來不稱他為老師。對稍晚一輩的任繼愈、石峻,大家都稱任公、石公,再年輕一些的就稱呼朱老師、樓老師,或老朱,老樓,正式場合則會稱同志(那時教授很少)。我猜想這是因為馮、張從來沒有被當作革命“同志”,所以“先生”就成了他們的保留稱號。因為當時北大只有他們那個輩分的人稱先生,所以“先生”在我心目中地位是最高的。到了海外,先生和Mr.一樣普通,但是,在我心里,先生二字還是保留著崇高的位置。我和劉述先先生說過此事,他說在海外,叫老師最尊敬。我旁聽過湯老師的一門課,似乎也有資格稱他老師了,但又覺得只有他的研究生稱他為老師才名正言順,我稱他為老師似乎有些僭越。這好象是很迂腐的想法,但的確是那個時代留在我心里的一個抹不去的心結和習慣。

我剛跟張岱年先生讀研究生的時候,湯老師還沒有開始教課。大約1980年左右湯老師開始教書,其中一門課是“中國早期道教史”。我研究道家,似乎也應該懂一些道教,就去旁聽他的課。湯老師上課很平實,沒有趣聞,沒有笑料,更不臧否人物。基本按照一本打字稿來講。在香港,聽說系里曾有兩位老師講課非常叫座,我問為什么,回答大多是說聽他們罵人很爽。如果按照這個標準,湯老師的課就不算精彩,但因為內容扎實,我獲益匪淺。

獲益是到美國后的意外結果。1988年我到哈佛燕京學社作訪問學者。哈佛畢業后在加拿大McGill 大學教書的Arvind Sharma教授要主編一本關于世界七大宗教的書。他到哈佛找作者,要求每一章的作者都必須是insider,即出身于該宗教文化傳統的。儒家當然請杜維明先生來寫,道家道教方面沒有找到合適人,杜先生就推薦我來寫。我問是否必須同時寫道家哲學和道教,主編說完全由我自己決定。既然本書叫世界七大宗教,我就不能只寫道家,不寫道教。而我敢于嘗試寫道教,就是因為聽過湯老師的道教史。當時中國和西方研究道教的書都很少。將哈佛圖書館所有相關的的中文、英文書翻了一遍,還是覺得湯老師的講課大綱比較合理清晰。所以,我寫的道教部分基本是湯老師講課的框架。此書出版時改名為“我們的宗教”(Our Religions),大概是體現insiders的意思。有次和王德威教授在伯克利見面聊天,無意中提起此書,他想到應該將它翻譯出來,印成七本小冊子。德威真的將此事辦成,委托陳靜主持翻譯,不僅出了臺灣版,還出了大陸版。這本小書是我的著作中篇幅最小、版稅(英文)最高的一部。我不記得是否跟湯老師提起過此事,但現在想來,真要感謝他當時開了那門實而不華的課。

平生所聽演講授課很多,有些演講、授課可以贏得滿堂彩,聽起來也輕松愉快,但最終難有確實的獲益;有的老師講課似乎比較平淡,沒有掌聲、笑聲,但有學術深度,對認真求學的人來說會有實在的收益。湯老師教課屬于后一種,我印象中教過我的張岱年、朱伯昆也都屬于這一類。

樂黛云先生,湯一介配偶。

我出國之后在美國和新加坡見到過湯老師和樂黛云教授幾次。但在海外從來沒有見過張岱年先生。張先生指導我寫碩士論文時已經年逾古稀,十年后到國外開會更不方便。1989年在夏威夷開東西方哲學大會時,張先生提供了英文論文,原來安排的是大會發言,但張先生不能到會,湯先生就讓我替張先生宣讀論文。一位主事的教授說:“本人沒有來就算了,為什么要找人代讀論文?”我回答說“是湯老師安排的。”他便沒有再說什么。后來知道,海外會議一般主講人不來就不安排發言,很少有代讀論文的事。此事也可看出湯先生對老一輩學者的尊重和熱心,以及辦事的細致和周到。

九十年代,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任教。有次湯老師和樂老師一起到家里來做客,那是一晚難得難忘的輕松自在的談話。我和太太記得最清楚的是那次七八歲的女兒搬個小凳子坐在一邊聽我們談話,好像津津有味。過去,家里來了客人,女兒常抱怨:你們凈說大人話,我都聽不懂。但那次女兒陪伴的專注安然卻讓我們感到意外,也許小孩子本能地融入于平和溫厚之氣了吧。

那次聊天讓我知道了湯老師之平和寬厚的性格其來有自。談話中我們知道樂老師是苗族人,性格直率豪邁,在北大中文系畢業后留校教書,還當了青年教師黨支部的書記。她和湯老師結婚時,時任北大副校長的湯用彤先生要在家為兒子的婚禮辦一次家宴。那時滿腔革命熱情的樂老師說,我嫁到資產階級家庭中來,要和資產階級劃清界限。如果我們來吃這頓飯,就是與資產階級同流合污了。結果湯老先生的美意真的變成了一次沒有新郎和新娘的婚宴。這不是說明樂老師真左派、真革命嗎?但革命總是在無情地吞噬它的真誠的兒女。樂黛云因為和年輕教師一起辦了個文學刊物,好像叫《時代英雄》,有了一部分稿子,刊物還沒有出,這個刊物就在反右斗爭中被批為反動刊物,樂老師就被打成極右分子,發送農村勞動改造。這時樂老師剛生了第二個孩子,湯用彤先生便出面向校方請求讓她留下來給孩子喂奶,八個月以后再下鄉。樂下鄉后,湯老先生又將家中限量供應的糕餅等食品存下來給樂老師寄去。雖然,樂老師真誠爽直的性格贏得了老丈人的理解欣賞,但湯老先生對這曾經要與自己劃清界限的兒媳毫不計較,毫無芥蒂,仍令我十分感動。湯老師的溫和敦厚之風大概就來自這種家傳吧。

湯老師的學術生涯也可大略分為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前三十年放棄了作哲學家的弘愿,甘心作“哲學工作者”,跟著潮流寫過批判馮友蘭、吳晗等人的文章,文革開始卻變成了“黑幫”,整天要交待、接受審查,樂老師每天在辦公樓外等候他平安歸來。幾年后湯老師又意外地被選入“通天”的北大、清華大批判組,徹底擺脫了黑幫命運。四人幫倒臺后這段歷史又成為政治錯誤,再次遭受多年審查。這三十多年真可謂浮沈升降,曲折跌宕。有些文化人喜歡文過飾非,盡力將自己打扮成一貫正確的樣子,或喜歡訴說自己的委屈衷腸,湯老師卻坦坦蕩蕩,從未為自己辯解,也從未為自己受過的不公待遇抱怨過任何人,更不諱言自己走過的彎路。他七十歲接受報社記者采訪時,記者想回避湯老師的懺悔之意,他卻顫抖地親筆寫下“我錯了,我要深刻反省”的句子。這種仁厚坦蕩的為人風格似乎也屬于鳳毛麟角吧。

在那風云變幻不定的年代,在那或黑或紅、身不由己的激流中,做人真不容易。時過境遷,有人要為賢者諱,有人愛揭瘡疤,有人喜歡作道德裁判。但我常設身處地地想,如果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我已經上大學或已經工作,我會怎樣。會對那些偉大、神圣的號召無動于衷嗎?會未卜先知地躲開一切風浪嗎?如果這邊或那邊有人信任提拔重用你,你會不會自愿作槍炮、作子彈呢?如果有人從左面或右面打擊你,你會不會到另一邊尋求安全和保護呢?真實的情況是你根本無法知道日后哪邊對、哪邊錯,更不知何時左會突然成了右,右會突然成了左,是非對錯的標準會突然翻個底朝天。如果說讀書人沒有政治經驗,那么誰有呢?劉少奇、林彪、胡耀邦、趙紫陽沒有嗎?他們也未能全身而退呵!我怎敢設想自己會在風雨突變不定的年代睿智清白呢?

我八十年代到美國,聽到有些來自臺灣的教授說中國有四大無恥,馮友蘭名列其中。我頗不以為然。倒是余英時先生眼光銳利,能說公道話。他說,過去有人罵過一次皇帝,一生考驗這么一次,就青史留名。大陸政治風云變換不斷,誰能經受那么多翻來覆去的考驗還一身清白?由此我想到,不能身臨其境設想的人最好不要輕易對別人作道德判斷。自以為高明的輕佻的道德判斷只能傷人,不能化人,無益于世風向善。

平心而論,湯老師在那個大批判的年代也并沒有很出格的言行和文章,這可能和他的性格寬厚平和、不過激、不投機是有關系的。但即使如此,他也愿意公開承認、自己有錯誤,這是很值得贊佩的,是曲中見直的誠。他不僅講儒學,也真正身體力行了儒門之風。現在,講儒學的多有人在,但真能體現儒風的似乎并沒有那么多了。 

湯老師復出工作以后的三十幾年蜚聲海內外,無須多說。值得特別提出的是湯老師引領潮流、開創風氣的大眼光,大視野。他是改革開放以后第一個走出國門、推動國際交流的中國文化的代表者。他較早主編的西學東漸系列,值得一切關心近代中國命運的人關注。后來主持的儒學史、經學史、三教關系史、解釋學史都是宏大的項目,更不要說超過四庫全書的儒藏。愿意并且能夠發動、主持這些工作的當今海內外大概只有湯一介一人。

除了著作,思想和學術課題方面,湯老師更是引領思想潮流的領袖。他提出中國哲學中的真善美三個方面,提出中國哲學的理論框架和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境合一三個主題,提出重建中國解釋學,提出思想對話、普遍和諧、新軸心時代、世界之中國等理論概念,都是中國哲學和中國文化未來發展的可能的重要課題。很多內容還經常被人提起,有些工作還在繼續進行。我本人受托主持的《道家詮釋學史》已經約了海峽兩岸十幾個學者合作,大家都在認真地撰稿,也在思考如何處理道家經典詮釋的歷史與詮釋學理論的關系。由此也可看出湯老師的感召力仍然如他的精神一樣浩氣長存。

在新的時期,湯先生的思想決不是點綴風光的應景之作。他曾提出中國的希望在于政府力量、企業家力量以及知識分子的力量的結合。但不知為什么此說曾引起一些人不滿,已經準備發動公開批判。但今天看來,這應該是正常社會本應有的發展道路。         

毋庸諱言,湯老師的宏大概念、敘事和工作與當前學術界的評價體系不一定吻合,一般人也很難實踐,其工作也很難在當下注重論文數量的風氣中得到應有的重視和承認。然而,學術研究需要多方面、多角度、多維度的共生共榮。培養論文工匠并不難,難的是允許湯老師這樣眼光深遠宏大的巨匠能夠有生存的土壤。大項目,小課題各有價值。大項目可以空疏無文,也可以建功立言,彪炳史冊。小項目可以扎實有據,突破習見,也可以因循模擬,聊補于無。學術課題的關鍵不在大小冷熱,而在于是否來自扎實的研究基礎,是否確能揭示真相,引發灼見。顯而易見的是,以行政權強推某一個標準,必然是削足適履,南轅北轍。 

2013年夏天我到北京前,曾給樂老師發了電郵,樂老師馬上回信說湯老師查出癌癥中期,家里亂套了。我當時有些吃驚、意外,心想是否不應該去打擾先生養病。到北京后,干春松告訴我湯老師說過“笑敢過幾天要來看我”,于是春松開車帶我去湯先生家。見到先生寒暄過后,他說今年十月湯用彤講座和蔡元培講座請新加坡的鐘志邦來講,明年十月由你來講。2014年六月在北大儒學院開工作會議,湯老師清瘦虛弱,但講話很有條理,很清晰。我還心存僥幸,希望先生能熬過此劫,讓他將想做的事做完。沒想到噩耗突然傳來…… 

不管怎樣,湯老師開創的各項事業都在進行,我也在2015年十月完成了湯用彤講座和蔡元培講座,我參與的《中國詮釋學史》的項目也在進行中……

兩年過去了,每當想到湯老師,他在我面前還是那樣溫厚、平和地微笑著,那么鮮明、那么感人,讓我永遠無法忘懷。

來源:鳳凰網綜合    責任編輯:玖玖
在線評論
國學網友說 0條評論
用戶昵稱: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最熱評論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我要鏈接版權聲明
成都蒙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6034534號-1
本站旨在弘揚傳統文化,教子育人,所有內容均免費提供閱讀,希望您學有所用。如您發現網站內容有錯,請告知我們。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您不希望本站刊登,請通知我們刪除,聯系QQ:199009916;郵箱:admin@guoxuejiaoyuwang.com
80彩票 www.wxjtjd.com:南通市| www.mitnickroddierhicks.com:尖扎县| www.teknikellermakina.com:定边县| www.theeconomicsbook.com:德保县| www.cp1107.com:大悟县| www.altoconhecimento.com:黄龙县| www.kfuyn.cn:澄城县| www.krntz.com:共和县| www.collumcoal.com:古丈县| www.guitartrick.net:和林格尔县| www.jhtmnc.com:托里县| www.debydebo.com:蓝山县| www.kmnwx.cn:兴隆县| www.meilesou.com:福清市| www.solarisband.com:丽江市| www.ny553.com:安国市| www.bulgariatourguide.com:津市市| www.jeanpellissier.com:平谷区| www.carpetgalleryny.com:商城县| www.fjhyqm.com:浦县| www.actforourfuture.org:阿克苏市| www.668246.com:广灵县| www.publicjusticeforum.org:西青区| www.ate77.com:海丰县| www.chepaijiaoyi.com:宝应县| www.bloghomedepot.com:伊金霍洛旗| www.african-solar.com:辉县市| www.ccss9988.com:葫芦岛市| www.mezew.com:银川市| www.bulkemailonline.com:诏安县| www.6565g.com:澄城县| www.razorcrusaders.com:安福县| www.pourmastersca.com:体育| www.hg85456.com:怀远县| www.mezew.com:田林县| www.surprisegiftt.com:镇坪县| www.dghuayao.com:沈阳市| www.wwwhg4950.com:句容市| www.bjkxxsh.com:恩平市| www.anjiutea.com:万州区| www.imagefilm-prod.com:吉木萨尔县| www.91guntang.com:香港| www.tjhct.com:清水县| www.ybcxjt.com:开化县| www.pdqez.com:松江区| www.lakestreettrading.com:含山县| www.shahidhashmi.net:溧阳市| www.hmartusa.net:安塞县| www.bkentertainments.com:文山县| www.898240.com:汾西县| www.micheray.com:新宁县| www.findnewyorkmuseums.com:阿尔山市| www.binggankong.com:云南省| www.tm046.com:鲜城| www.yxjiashan.com:福建省| www.shkef.com:肇庆市| www.orleanscountyinfo.com:顺平县| www.alida-hisku.net:准格尔旗| www.mermecinc.com:牡丹江市| www.societyofweddingplanners.com:卢龙县| www.ulisesmoralesabogados.com:潼南县| www.busemfm.com:兴业县| www.the13thgeek.net:贺州市| www.afewbestmen.com:海丰县| www.solarisband.com:长乐市| www.92dingyue.com:朝阳市| www.932316.com:云和县| www.chriscota.com:股票| www.romanyrestaurant.com:繁峙县| www.amnestyforanimals.org:类乌齐县| www.yeahw.com:老河口市| www.jackherbflorist.com:芦溪县| www.wenledu.com:东城区| www.lebronsoldiershoes.com:临桂县| www.kma209.com:台南县| www.mfwwn.com:泗洪县| www.624761.com:东方市| www.awesome-book.com:中西区| www.shlsdp.com:石嘴山市| www.daiyun15.com:临安市| www.sandersfieldtrees.org:连州市| www.jnchtg.com:内乡县| www.creantik.com:朝阳市| www.slclong.com:罗江县|